欢迎访问宿州长安网站!
宿州中院分析推进“执转破”工作存在“四难”并提出对策建议
发布人:szcaw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7-12 18:34:47  阅读次数:您是第0位浏览者

 

 

近年来,宿州中院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改革,助力破解执行难困境”为目标,把“执转破”视为打开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藩篱的重大创新。自2017年12月以来,全市法院共移送“执转破”案件8件,现中院已裁定受理1件,指定相应基层法院进行破产审查处理6件。宿州中院认真调研分析,发现“执转破”工作推进过程中存在“四难”,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是“执转破”程序启动难。根据法律规定,破产程序因当事人申请而启动,“执转破”程序也要求被执行人或至少一个申请执行人书面同意才能启动。但在实践中,当事人对“执转破”不理解、不认同,启动意愿低。申请执行人往往认为破产程序时间长、费用高、程序复杂,远不如执行程序“省钱、省时、省力”,即使控制财产顺序在后的申请执行人也抱有观望和侥幸心理,甚至认为“执转破”是执行部门在“甩包袱”,同意或申请破产的积极性不高;被执行人一方面希望企业可以维持现状,以便通过融资、引资等方式“扭亏为盈”,另一方面担心破产审查程序暴露其更多的潜在债务,以及抽逃出资、偷税漏税等违法经营问题,大多抵触、抗拒。同时,不少执行法官因为案多人少、手续繁琐也怠于劝导当事人启动执转破程序,大部分政府部门出于各方面因素考虑对破产也持反对态度。

二是“执转破”流程衔接难。执行法院与破产法院之间,立案、审判、执行部门之间,对于“执转破”的决定程序、移送程序、审理处理程序等仍存在理解不一致、认识不统一,甚至对一些问题分歧较大,不得不逐案反复多次协调。“执转破”程序缺乏统一详细规定、流程衔接不畅的问题较为突出,影响了工作的有效开展。

三是破产案件审理难。破产审理专业性强、事务工作多,但目前法院受限于人员编制等问题,无法设置独立的破产审判庭和专职法官。在案多人少压力持续增长的情况下,法官无法投入更多精力到复杂的破产案件审理中,尤其对一些社会影响大、波及范围广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往往还存在工作协调和信访维稳压力,使得破产案件审理用时长、进展慢。加之,现行的法官业绩考核评价体系对于破产案件审理并未增加考核评估权重,难以调动法官的工作积极性,导致破产案件审理效率较低。

四是破产管理保障难。具备相应资质的破产管理人缺口较大、选任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执转破”案件的开展和推进。当前已经受理的“执转破”案件普遍表现为被执行人财产严重不足,甚至难以支付破产费用,对此类案件,法院一般仍需指定破产管理人,对债务人的财产、债务、账目、文件等进行梳理审核,在穷尽所有手段仍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后,才可裁定终结破产程序。由于债务人自身的财产无法支付破产费用,而法院也无相应经费保障破产管理工作的开展,破产管理人存在消极应对法院指定的情况,严重影响破产程序的推进。

针对“执转破”存在的困难,建议从四个方面出实招

一是强化“执转破”的宣传告知工作。加大“执转破”宣传力度,改变简单将“破产”等同于“清算”的错误认识。法院可以在向申请执行人发送受理案件通知、向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发送执行通知时,同时告知“执转破”的相关规定。在执行中,特别是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之前,发现被执行人符合移送破产审查的条件的,应当及时征询当事人意见并释明法律后果,必要时可以由审判法官和执行法官共同征询释明。

二是建立健全“执转破”协调配合机制。设立院长牵头,立案、审判、执行部门负责人共同参加的“执转破”协调小组,并组建由审判法官和执行法官共同组成的破产审理团队。破产案件审理过程中,破产审理团队利用最高法院“总对总”和省法院“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及时查控、变现破产财产,执行部门应积极配合各项执行措施的推进。

三是优化破产审查程序和考核工作。根据“繁简分流”原则,对被执行人公司股权结构简单、资产规模不大、无风险隐患的案件,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简化破产流程,并联事项,简化程序,压缩立案、听证、破产告知、管理人指定、债权人会议、公告与送达等环节时间,集中精力处理复杂疑难破产案件。建立执行移送、审理破产案件的考评激励机制,根据案件难易程度等因素确定具体折算案件量的方法。

四是加强破产管理和保障。通过政府财政拨款、管理人报酬提取资金及其他途经,积极争取设立破产专项基金,用于管理人报酬补偿、业务培训、特困民生救助等事项。同时针对无财产可供执行的移送破产案件,积极联合政府及有关部门设立破产公益管理人制度,从财政、司法、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单位中推选专业人才担任破产公益管理人,从入库管理人中轮流确定公益管理人,对不愿意充当公益管理人的进行业务限制。

(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