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宿州长安网站!
宿州中院反映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存在的特点和折射出的问题
发布人:szcaw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6-29 16:00:00  阅读次数:您是第0位浏览者

 

2016年至2018年6月,宿州全市法院受理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232件,其中产品责任纠纷135件,占58.2%;买卖合同纠纷97件,占41.8%。宿州中院对上述案件进行认真调研分析,发现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主要呈现四个特点,折射出农村消费者维权存在“四难”。

一、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的特点

一是群体性案件多。这些案件中,农民常作为原告方起诉共同的被告,极易形成群体性诉讼。2016年以来,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中原告方5人以上的48件,占案件总数的20.69%,其中一起案件原告方人数多达160人。农民作为原告方对抗共同的被告,点对点的纠纷极易粘连成为点面之间的对抗,人数众多不仅使案件妥善处理的难度骤增,更为矛盾激化埋下隐患,群体性诉讼容易演变成为群体性事件,威胁社会稳定。

二是调撤、败诉率双高。宿州法院受理的232件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中,撤诉及按撤诉处理的98件,占42.24%,调解结案的21件,占9.05%;在判决的113件案件中,原告败诉的45件,败诉率达39.82%,且调撤结案的案件中,原告大多因即使判决也无法胜诉而选择调解、撤诉。

    三是案情复杂损失严重。由于农业生产周期长,农资产品的质量问题往往需要农作物经过较长时间的生长才能凸显出来,维权行为一般发生在损失发生后。已经到了农作物生长后期才发现问题,农村消费者一般没有留存剩余的农资产品,无法证明损害事实与农资产品质量问题之间的因果关系,且在这一时期已无法采取补救措施,必将导致农民收成大减,严重影响农民收入。

四是维权途径较为单一。农村消费者解决消费纠纷的途径有和解、调解、申诉、仲裁和诉讼。然而,消费者协会在农村机构少、人员少,行政部门之间职责不清,且没有强制执行力,通过和解、调解、申诉方式解决纠纷比较困难;仲裁制度解决的前提是双方当事人必须自愿签订仲裁协议,而纠纷发生后,很少有经营者愿意同消费者通过仲裁方式解决。诉讼日益成为农村消费者解决涉农资产品纠纷最主要的途径。

二、涉农资产品纠纷案件折射的问题

一是关键证据提供难。基于消费习惯,农村消费者在购买涉农产品时很少索要票据,无法证明买卖合同关系的存在;未申请鉴定,或因未留存可鉴定产品,导致鉴定结论声明为无实物、无现场鉴定,很难作为认定经济损失的依据。在一个46名原告诉共同被告的系列案件中,其中因原告未能提共购买凭证而败诉或撤诉的24件,占此系列案件的52.1%;在另一起160名原告的上诉案件中,因“该次鉴定属无实物、无现场鉴定”而无法确定损失数额,导致全部原告败诉

二是维权成本负担难。目前,大部分农村消费者认为诉讼是最公平有效的维权手段,但农民群体真正面对高昂的诉讼成本、复杂的诉讼程序以及耗时费力又价格不菲的产品鉴定时,却发现维权案件胜诉渺茫,迫使他们只能选择调解和撤诉,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失。在另一个48名原告诉共同被告的系列案件中,在3个案件做出判决后,其他45个案件的原告为节约诉讼成本,均已撤诉。

三是法律关系认定难。农村消费者维权案件往往同时符合违约行为和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原告的法律知识欠缺,诉讼中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甚至部分基层法院在审理中也未能厘清二种法律关系。农村消费者维权案件多涉及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产品,因农资消费品自身的特殊性及农作物产量受多重因素影响,农村消费者很难举证农资产品的质量与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加剧了农村消费者获赔的难度。

四是监管不力求助难。农村消费品市场比较分散,缺少正规的商场超市,且监督管理弱化,一些不法商贩假借正规经销商名称流窜经营,导致在农村消费者起诉时甚至无法确定适格的被告。在上述案件中有9件案件的原告反映曾向有关行政部门投诉,均无回应。农业、工商、质监等部门之间尚未建立完善的沟通协作机制,在农村消费者寻求帮助时,存在互相推诿的现象,未能帮助农村消费者固定、搜集起诉证据,也未提供相关诉讼法律指导。

 

 

(宿州中院 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