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宿州长安网站!
埇桥区检察院对扶贫工作中发现的“子女住好房、父母住危房”现象的法律探讨
发布人:szcaw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6-28 17:58:35  阅读次数:您是第0位浏览者

 

     近期扶贫工作中发现部分农村地区“子女住好房、父母住危房”现象,子女住的宽敞安全,让父母分户独居于黑脏乱差等条件简陋的危旧房里,赡养人有能力赡养老人而被赡养人生活起居无人照料,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针对此情况,埇桥区检察院高度重视,专门安排部署此项工作,对此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主要从法律层面、社会保障层面、检察机关作为层面及道德层面等角度进行分析,形成了以下观点。

    一、道德层面分析

    在社会保障制度发展相对滞后的中国,“养儿防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在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的观念支配下生养三五子女。然而,无怨无悔地为儿女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有的到老却落得独居危房无人问津的地步;这是“孝道”的退化,同时,这也严重违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针对此类现象,从道德监督角度灵活运用各种柔性手段,以道德教育为主,必要时由村委会、民政部门等部门介入对赡养人进行道德感化和法制教育。经说理教育仍执迷不悟、不思悔改的,可以考虑公权力介入。

    道德上的约束主要依赖大众舆论、乡规民约以及人们的内心自律得以维系。良好的家风、民俗、习惯、惯例有利于熏陶、培养善良、正直、孝顺的村民;长久考虑,应当大力培育新时代家风文化,形成孝顺父母、爱老助老的社会风尚。

    二、法律层面分析

    子女有赡养能力,却推脱、逃避赡养义务,这不仅会受到道德谴责,更应当受到法律惩处。下面将从宪法、民法、刑法等法律规范对该现象进行分析:

    (一)宪法层面分析

    宪法规定了赡养老年人的原则性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成年子女有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该条规定明确了成年子女具有赡养父母的基本义务,这是其他部门法律规范制定的根本依据。

    (二)民法层面分析

    首先,子女应当保障老年人有所安居。《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六条规定,成年子女对父母负有赡养、扶助和保护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三条规定,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家庭成员应当尊重、关心和照料老年人。第十六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居住或者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老年人自有的住房,赡养人有维修的义务。

    其次,独居危房且无力修缮的老年人有权要求子女给予赡养扶助费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再次,法律明文限制那些不尽赡养义务的子女分配遗产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七条第三项规定,继承人遗弃被继承人的,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的,丧失继承权;第十三条第四款规定,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

    此外,法律明确赋予老年人诉讼权利救济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 第十条第四项规定,请求给付赡养费、抚养费、扶养费的公民,没有委托代理人或辩护人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或由人民法院指定辩护。

    (三)行政法层面分析

    如果赡养人有能力履行赡养义务而拒不作为,达到遗弃家庭成员的程度,应当受到行政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五条规定,遗弃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被扶养人的,应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警告。

    涉及危房改造,住建部门应当摸排数据,妥善做好危房改造工作;涉及扶贫救助工作,民政部门应当妥善做好社会救助、抚恤优待等工作;涉及违反规定使用、骗取扶贫资金的,财政部门和审计机关可以根据《财政违法行为处分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责令改正,调整有关会计账目,追回违反规定使用、骗取的有关资金,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等;涉及在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分配、使用管理等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违法违纪行为的,中央财政专项财政资金使用管理的各部门可以根据《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公务员法》、《行政监察法》、《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等国家有关规定追究相应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涉及赡养人与被赡养人恶意串通套取国家扶贫资金的,相关行政机关可以责令当事人限期返还,不按规定返还的,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四条、第十三条的规定,具有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依照规定强制执行,无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对于行政不作为的职能机关,行政相对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政法委既是政法部门,可以对公检法司进行协调监督,综合指导司法力量对该现象进行打击,同时政法委又是党委的重要职能部门,可以协调党政部门对居住危房、生活困难的老人进行行政救济、帮扶。

    (四)刑法层面分析

    1.放任老年人独居危房不闻不问,导致人员伤亡等严重后果的,可能涉嫌遗弃罪被定罪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1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行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遗弃罪的行为是使他人生命、身体产生危险,或在他人生命、身体处于危险状态时不予救助。子女居住于宽敞明亮的安全住房,而让自己的父母等长辈居住在黑脏乱差等条件简陋的危旧房中;以及赡养人有能力赡养老人而未赡养,放任被赡养人生活起居无人照料的,属于未尽赡养义务、遗弃被赡养人的违法行为,均可能构成遗弃罪。

    2.赡养人与被赡养人恶意串通,以被赡养人居住危房为手段骗取、套取国家扶贫资金,数额较大的行为,可能涉嫌诈骗罪被定罪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根据2018年《安徽省刑事立案量刑最新标准》,诈骗价值5000元为数额较大,诈骗价值5万元为数额巨大,诈骗价值50万元为数额特别巨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具有诈骗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医疗款物情形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酌情从严惩处。诈骗数额接近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并具有前款规定的情形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3.截留、私分国家扶贫领域危房改造资金的国家工作人员,将涉嫌贪污或受贿罪被定罪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

    三、社会保障层面分析

    社会保障,是指国家和社会在通过立法对国民收入进行分配和再分配,对社会成员特别是生活有特殊困难的人们的基本生活权利给予保障的社会安全制度。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历史时期,社会保障制度的具体内容不尽一致,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为满足社会成员的多层次需要,相应安排多层次的保障项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国家和社会应当采取措施,健全保障老年人权益的各项制度,逐步改善保障老年人生活、健康、安全以及参与社会发展的条件”。

    面对独居危房的老年人,除了对子女进行苛责,国家也理应承担一定社会救助义务。但如何改善老人居住条件、提供社会保障救助,有关部门同样责无旁贷。保证无收入、低收入以及遭受各种意外灾害的公民能够维持生存,保障劳动者在年老、失业、患病、工伤、生育时的基本生活不受影响,同时根据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逐步增进公共福利水平,提高国民生活质量。因此,国家也应当提高老年人的社会保障。

    四、检察机关的作为

    (一)控告申诉职能

    控告申诉部门在履职过程中,遇到被赡养人投诉、报案、举报和控告等情况时,应当深入了解当事人情况,及时提供民事法律咨询,释明相关法律规定,详细阐述被赡养人享有的权利以及权利救济的途径,如民间调解、提起诉讼等。如当事人愿意进行调解,控告申诉部门可以帮助联系调解组织,跟踪调解进程,做好后续工作;如决定起诉,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控告申诉部门应当帮助联系法律援助中心,为被赡养人提供相应的帮助。对于被赡养人索要赡养辅助费用已经得到判决的案件,控告申诉部门受理后依法分流、移送民事行政部门进行审查决定。

    (二)民事行政检察职能

    民事行政检察部门可以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对生效判决、裁定进行审查。地方各级检察机关发现同级人民法院关于赡养人与被赡养人之间的生效判决、裁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或者发现调解书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并报上级人民检察院备案;也可以提请上级人民检察院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民事行政检察部门可以监督行政机关的违法行为。在履行职责中发现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致使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受到侵害的,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检查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在提起公益诉讼之前,人民检察院应当先行向相关行政机关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其纠正违法行为或者依法履行职责。行政机关应当在收到检察建议书后两个月内依法办理,并书面回复人民检察院。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职责且社会公共利益持续遭受损害的,人民检察院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民事行政检察部门可以支持起诉及监督执行。检察机关对于弱势群体,可以支持起诉,帮助联系司法行政部门和法律援助中心提供法律援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对损害国家、集体或者个人民事权益的行为,可以支持受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起诉。判决生效后,检察机关对人民法院的执行活动进行监督,通过检察建议的方式对弱势群体进行保护,切实保护老人的利益。

    (三)公诉职能

    对放任老年人独居危房可能涉嫌的遗弃罪、诈骗罪、贪污罪或受贿罪,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应当依法严格审查,严厉打击此类犯罪。

    (四)普法融入扶贫

    在扶贫工作中,对于“子女”,检察机关应当了解其居住、家庭、收入等情况,并对其进行普法教育,告知赡养义务人应当履行对被赡养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等义务;被赡养人仍居住危房的,赡养义务人务必妥善将被赡养人接入安全住房;被赡养人有多个赡养义务人的,各赡养义务人应当主动协商好被赡养人的赡养事宜,不得互相推诿;赡养义务人以任何理由或形式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由政法机关对行为人依法处置,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发现赡养义务人拒不履行赡养义务,不负责被赡养人生活起居、生活费用、病伤治疗等行为的,被赡养人有权依法起诉。

   对于“父母”,检察机关应当全面了解老人的居住情况、家庭情况、生活情况以及老人的心理意愿,并告知老人享有的权利及权利受到损害时的救济途径。很多老人因为各种原因,如穷家难舍故土难离、生活习惯、思维差异、自由度、家庭成员较多有摩擦等,不愿意与子女居住在一起。在此种情况下,检察机关要在与老人充分交流的基础上,尊重老人的意愿,协调子女共同保证老人有安全住房、衣食无忧。